報業為何如此討厭Google?(一)新聞的網路革命

Posted by cloud iptv on 六月 28, 2012

 Google跨入新聞業:Google News的緣起

2006年1月23日,Google News的創辦人Krishna Bharat,興奮的在Google部落格上宣布:”我們要把Google News從Beta測試版,正式升級成正式版了!”

Google News出現於2002年,構想來自於Krishna Bharat前一年的”Story Rank” 演算法。沒錯,這名字跟Google搜尋的Pagerank有異曲同工之妙。Pagerank是把每個網頁的重要性打分數的演算法,而Storyrank則是幫每一則新聞的重要性打分數。

Storyrank的理論基礎是:越重要的新聞,會出現在越多家新聞網站裡面,隨後依討論熱度的消逝,新聞量逐漸遞減。Google News於是去觀測眾多新聞網站的來源,將新聞作分類,並根據其相關新聞文章的量,自動決定”誰是現在該放在頭條的熱門新聞”。

Google News美妙的地方在於,它巧妙的整合各家新聞網站的編輯智慧,做出不需要人為介入,也能自動決定頭條新聞整合網站。相較於Google News的自動化,絕大多數的線上新聞網站,直到今天都還是需要編輯人工決定那些新聞可以上頭條。

不過,我相信創辦人Krishna Bharat所預料不到的是,在Google News推出後的幾年,Google News連番遭遇挑戰,不但遭到全世界各地的新聞社撻伐、起訴,2009年甚至被美國新聞集團(News Group)用”剽竊”、”寄生蟲”等字眼侮辱,並導致一連串的口水戰。

要弄懂報業為何如此討厭Google,我們必須重頭說起。

Google革了新聞的命?

在Google News推出的時候,其他傳統的新聞報社也早就推出各自的新聞網站,例如歷史悠久的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而且紛紛以各種不同的收費標準來試水溫。

譬如,華爾街日報採取跟報紙一樣的訂閱制,沒有付費的人,可以在網站上看到當日新聞,但是要查閱舊聞?抱歉,請先加入付費會員。紐約時報則是數度擺盪在免費開放與收費訂閱之間,雖然紐約時報目前是可以免費閱讀的,但是他們曾經推出過幾項付費的閱讀服務,未來也不排除重新走向付費制。

關於網路新聞的經營模式、要不要收費、要如何收費等問題,一直以來都是各大商學院與新聞從業人員爭執的焦點。直到今天都還沒有結束。

但是,以後見之明來看,傳統的報業最初在思考網路電子報商業模式的時候,低估了整合搜尋的的影響力。

真的,絕對不要小看”搜尋”與”連結/複製”的力量。

傳統的媒體如報章雜誌之所以可以把內容拿來直接賣錢,靠的是專屬的通路和內容的有限量供應,專屬的通路就是接到電視的那條 cable 線和第四台業者,還有那些幫忙銷售報章雜誌的書報攤和便利商店等等。有限量供應指的是各種書報雜誌的發行量都是有限,除非你付費訂閱或是跟別人借來看,不然你無法免費取得這些內容,連電視節目都是播過就沒了,你要重新看就想辦法自己錄下來或是等重播。

在那個年代,內容是有限的,通路也是有限的,一般使用者與媒體的界線相當明顯,使用者沒有自己的通路來供應自己的內容。溝通是單向的,內容的取得也是單向的。

但是接下來,我想大家都猜到發生什麼事了。沒錯,網路來了。

講到網路的力量,必得提以Google為首的搜尋引擎造成的改變。對整個內容產業來說,搜尋產業改變了人們取得內容的方式。現在你只要到 Google 打入關鍵字,幾乎都可以找到你想要的資訊和內容。網路讓內容的取得和派送變成是雙向且是分散式的,使用者不僅僅可以自己派送內容,連帶著也可以決定自己想要取得什麼樣的內容,而且這些內容在網路上是無限量供應的,這對於傳統媒體的衝擊是相當可怕的。

當報社把他們的內容放上網路的時候,鮮少有人想過要打造一個跨企業的新聞平台:任何人可以在上面任意瀏覽、搜尋所有新聞來源的文章,互相比較不同新聞社在不同時間點的報導差異。這通常被認為是Google、Yahoo這類網路業者的事。

然而,正是這點造成了決定性的影響。當新聞內容是可以被搜尋、並依搜尋結果重新排列呈現的時候,遊戲規則就改變了。讀者只要上搜尋引擎,就可以自行選擇要看什麼新聞。換句話說,搜尋引擎變成新世界裡的新聞通路,新聞社只是當中的小小內容提供者。

更糟的是,網路上的資訊太多了。以前報社的競爭有地域性的限制,一家在英國的報社,很難影響到大西洋彼岸的另外一家同業;但如今在網路上完全沒有這個問題,兩家報社之間恐怕只有網址的差異。而且現在還冒出更多的小競爭者,爭相提供個人化的內容;這些人就叫”部落格”。

這顯現出來的結果就是:少了你一家報社,根本沒差。搜尋引擎只不過就把使用者導去另外一家網站。使用者可能根本沒發現今天沒看到你們的新聞。

結果是,Google變成網路上真正的整合通路,新聞業者只是眾多內容供應商的一個。過去,新聞業者(尤其是報社)同時是內容製造與通路商,但是現在他們的角色削減成一個內容製造商,而且跟網路上所有的人一起競爭。

寫到這裡,突然覺得,這可以類比為十年前的音樂產業與Naspter。

當音樂在網路上可以被索引、大量複製的時候,傳統唱片就崩壞了。因為這跳脫了原本的商業邏輯,音樂產業得重新找到應對方法。

同理,當新聞被Google索引、大量連結的時候,傳統報業就崩壞了。原理同上,因為它改變了原有商業遊戲規則。

先別急著挑毛病,音樂與新聞兩者當然有很多個別的產業差異,但以整體”內容產業”的角度來看,當中好些邏輯是相通的。以往無法做”搜尋”的內容,在搜尋系統加入後,使用者取得內容的方式改變了,而原本產業的結構也因此出現裂痕。

抽掉了通路商的身分,傳統報業在這情況下到底遇到什麼樣的危機?

IPTV , MOD , OTT , 免費電視 , 台灣電視 , 網路電視 , 華語電視 , 數位電視 , 衛星電視 , 雲端搜影機 , 機上盒 , 雲端商機 , 新五台創媒 , Tw Cloud Tv , Slingbox , Digizon , 第四台 , 雲端電視

28六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