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業為何如此討厭Google?(三)Google是如何成為報業公敵的?

Posted by cloud iptv on 六月 29, 2012

 Google是如何成為新聞業的公敵的!?

梅鐸接受澳洲媒體Sky News採訪,指出Google、MSN等線上新聞提供業者是竊盜行為,打算完全退出Google News

2009 年11月,旗下擁有美國華爾街日報、英國泰晤士報、太陽報的媒體集團(News Group),在媒體上頻頻放話,先是副手出面說Google是竊盜狂、把新聞集團的新聞放入Google News是寄生蟲的行為,再來是梅鐸出面,在北京舉行的世界媒體高峰會上指陳這些網路業者有”竊盜癖”!

此言一出,許多人驚得呆了。

“拜託,關Google什麼事啊?Google News免費早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你們自己經營不善比輸別人,別怪到別人頭上,OK?”

以上是我在美國幾家科技評論網站,看完上面爆長留言後的簡短摘要。

也難怪他們會這麼說。因為我自己也算是Google忠實用戶,第一次看到這則新聞的時候也是大笑一番。梅鐸你們這些食古不化、不懂得跟上科技腳步的老古董,你們才該被淘汰呢!

不過,在一片嘲笑聲中,梅鐸這番讓他看起來很像跳樑小丑的大膽言論,還是吸引了一些持平的、深思過後留言,而當中的某些論點,讓我真的停下來,思考:

梅鐸的確像是該被淘汰的老古董,但是現在Google跟新聞業的關係,這樣正常嗎?

在大家下定論之前,我先講段小插曲。 ( 來源:The Wrap

時間回到稍早的2009年4月。當時,全球的金融風暴似乎還看不見底,美國數間報社剛剛倒下,大家都很緊張,擔心知名的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會是下一個。

就在這種氣氛中,一場名流聚集的晚宴上,一位來自The Wrap的記者看到了Google的總裁,Eric Schmidt。

這位記者應該對報業的未來很關心,因為她竟然在這種晚宴場合裡,偷偷問了Eric Schmidt幾個重要的問題。

她問道,整個報業現在都很擔心紐約時報或華爾街日報的狀況,Google有沒有一點點的可能,如部分媒體期望的,在這幾家重要報業快沉到谷底之前,買下其中一家,拯救/改造它?

或者,有謠傳說Google可能會改變主意,自己產生原生內容?

“不會。”Eric Schmidt斬釘截鐵的說。

“但是關於報業,Google的確有一項新計畫。”

Eric Schmidt說,Google正打算推出一種新功能,就是當你登入Google的時候,系統會自動根據你過去的搜尋行為、過去的點擊歷史,還有很多複雜的因素…。總之,會跳出幾則新聞,是Google猜測使用者會喜歡看的。

根據這套系統,Google有信心能夠提供用戶想看的內容,並藉以帶動更高廣告點擊率。

而能先得到這項待遇的,是紐約時報與華爾街日報。

“等等,那紐約時報能從這個廣告收入中獲得分紅?”女記者問。

“不會”。Eric Schmidt說,”但是Google自動帶出用戶想看的新聞,可以帶動新聞網站的流量,最終可以使得新聞網站的廣告營收增加。”

可是,女記者還是坦白她的疑問。以紐約時報或華爾街日報目前的人事規模,單靠網路廣告維生?那網路廣告業務恐怕必須要直接成長10倍才行。既然Google說要協助新聞業度過難關,為什麼不把Google從新聞獲得的衍生廣告收入,分一些紅給紐約時報呢?

好問題,但是該文沒有Eric Schmidt的回答,我想可能是沒有得到正面回應。女記者接下來倒是自己轉移問題:

“以我個人而言,我認為未來的新聞網站會走向小眾、靈活、對成本敏感,專注在單一領域的專業新聞組織。”

Eric Schmidt表示同意,不過他也冷靜的說出他的觀察:”新聞業的人都說他們要朝此目標邁進,可實際上大部分人都沒有。”

這就是整場採訪的主要內容。

我為什麼寫這段插曲?因為這一小段故事,濃縮了整個新聞業面臨變革,想與Google求助、合作,卻又無功而返的現狀。

可以看得出來,Google對於”拯救報業”這個議題,一直都有點敬而遠之。

我想這是導致許多報業同仁對Google同仇敵愾的深沈原因。

因為Google是導火線。

“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新聞通路是否應當回饋新聞製造者?

沒錯,傳統的新聞報社,的確在面對網路這個新媒體時,一直步履蹣跚、舉棋不定、錯誤決策百出,讓人看不起。報社要改革的地方,可多了。

但是,大家也常忽略了一點。局外人講講要改革容易,真的進到這個產業裡面去改革,會遇到非常大的阻力。網路廣告目前佔營收比例還很低,你要在報社還活得下去的時候就大裁員?宣布把以後重心放在網路上?絕對沒這麼容易。

報紙業營收來源分析,營收往下掉的速度極快,且網路廣告營收非常少。來源:Google

無論如何,現在營收已經掉到谷底了的報社。在2009年金融危機來襲時終於認清狀況,一方面在金融危機時裁員,一方面趕快找尋自己的新定位該是什麼。

報業也開始認真思考自己在網路上的角色。

報社已經不是過去的強勢新聞通路了。現在它只是網路上眾多消息來源之一。它以往的收費模式,現在恐怕也得跟著改變。

報紙過去倚賴廣告生存,但現在新聞網站要單靠網路廣告維生?很難。網友上新聞網站,本來就只是想看新聞,普遍來說消費動機是很弱的。廣告的點擊率,並不是那麼的高。

報紙時代最大宗的幾個廣告來源:金融、科技、消費、房地產、徵才等等,現在網友現在都直接到相對應的購物網站去了。哪有人上新聞網站找這些廣告的呀?要去,也是那種鎖定特定領域的專業新聞網站。廣告主遲早會撤守報紙的。

然而,新聞還是有其重要性啊,人們需要新聞,也覺得新聞很重要。既然人們都轉到網路上看新聞,那不如考慮轉向需要新聞的人收費?

向讀者收錢?別想了。讀者已經養成在網路上免費看新聞的習慣,要逆轉大眾的習慣可不容易。想想看,還有誰需要新聞?可以跟這些人收費。

誰需要新聞?

或者,轉個彎想一下,消費者都在哪裡看新聞?

人們聚集在哪個通路看新聞,就代表那個通路也需要新聞來吸引人氣。搞不好這個通路還利用新聞流量來賺錢呢,新聞業可以試著跟這個通路收費。

在網路上,這個通路,就是搜尋引擎啊!

所以,報業開口要求Google付費,何錯之有?這也是報業尋找新收入的一種嚐試啊。Google還公開利用Google News推關鍵字廣告賺錢呢。

當然,我們很難單獨計算Google從新聞身上賺到多少錢。新聞只是Google整體服務的一部分,但是新聞是所有入口網站不可或缺的。通路商從新聞的附加價值上賺的錢,是否應該回饋一點給新聞生產者?

2008年,Google整體廣告營收超過200億美金。同年,報紙業者整體線上營收約只有30億。

用新聞通路賺的錢供應新聞製作部門,這關係其實一直都存在。回頭想想,過去報紙不是也用新聞通路的身分來賺錢養新聞製作部門?電視新聞台也是同樣的道理。

然而,Google、Yahoo、MSN之所以成為網路新聞通路,是因為他們的高流量,而高流量來自於背後的搜尋引擎能力。自己做一個搜尋引擎?對新聞報導起家的報業來說,連想都沒想過,太難了。

瀕臨倒閉的報紙業者忍不住問Google:嘿,既然我們學不了你,那你想買下報社嗎?不然,我們打算向你收費。

對於這幾家大報社來說,跟一個成立十幾年的晚輩這樣問,姿態已經很低了。

報業欲言又止: 如果真的不得已,我們也可能考慮退出Google新聞喔。

然而,Google對收費這個問題,他們得到的回答是:

“別惹讀者生氣。” (註)

”退出Google News的機制一直都存在,你們可以自己決定。”

報業震驚了。因為,這句話的意思非常明顯。

“別惹讀者(喜愛的Google)生氣。”

”慢走,不送”。

你說,如果你是報業,你不憤怒嗎?

附註:

(註一)Google總裁Eric Schmidt,2009年4月,出處:Newsonomics 消息經濟來了 P.144。這本書將新聞產業現在遇到的問題整理得很不錯,本文提到的絕大部分論點裡面都有。唯一缺憾:封面看起來跟新聞一點關係都沒有。

資料來源:http://mmdays.com/2010/03/12/how_google_becomes_enemy_of_newspaper/

IPTV , MOD , OTT , 免費電視 , 台灣電視 , 網路電視 , 華語電視 , 數位電視 , 衛星電視 , 雲端搜影機 , 機上盒 , 雲端商機 , 新五台創媒 , Tw Cloud Tv , Slingbox , Digizon , 第四台 , 雲端電視

29六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