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D-105 租賃方案,解決國外想看台灣電視的煩惱

Posted by cloud iptv on 十月 13, 2014

Hd-105dm

tvbiGBiG推出HD-105租賃方案

若不想買斷機器,害怕機上盒因來源不穩定無法使用,機上盒變成便當盒,可選擇"HD-105租賃方案",只要付少少的押金及租金,就能在全世界各地收視電視節目,採用數碼方舟的雲端機上盒 HD-105,內為android4.0系統,WIN8介面風格,並搭配全球網路直播電視訊號,不管去哪一個國家,HD-105機上盒帶到哪裡,就看到哪裡,可收視台灣、香港、中國大陸電視節目共96台頻道。且租賃期間內機器皆提供保修服務。若不想看了只要歸還機器,就可以將押金拿回。想要在索取"HD-105租約方案"96台電視節目表或方案詳情,請至tvbiGBiG官網填寫詢問單

詳細內容…………………………………………………………………………[到原創blog閱讀全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3十月

雲端電視機上盒 Q&A

Posted by cloud iptv on 八月 15, 2014

問:我人在國外,看的到嗎?

答:您只要帶著IPTV機上盒,不管您在任何國家,只要有網路(須搭配足夠的頻寬速度)且有電視螢幕的地方就可以收視。

問:網路頻寬要多少才是足夠的呢?

答:網路的速率最低需求,下載3M Bytes/上傳512K Bytes以上。(還需視各國網路穩定頻寬而改變)

: 機上盒是不是要裝在有第四台的地方,在國外的另一端才能收看?

答:不需要,在國外只要帶著機上盒,不需在台灣或其他國家其它端裝設任何機器,頻道都是中港台的熱門節目,絕對不是數位頻道那幾個沒人看的節目!

問:我要如何知道我所在位置是否適合收看?

答:建議使用網路速度測試網站,測試看看您的網路頻寬穩定的速率是否符合,再決定機上盒。

問:可以使用行動上網 3G 網卡收看嗎?

答:可以,只要搭配3G上網的無線基地台(AP)發送訊號,且 3G 訊號良好有穩定的下載3M Bytes/上傳512K Bytes速率都沒問題。

問:你們的產品有保固期嗎?

答:有的,機上盒提供一年保固服務。

:我的網路是分享出來的若同時上網,電視畫面會不會發生延遲現象?又或者上網的速度會變慢嗎?

答:建議使用有頻寬管理功能的網路分享器,有效的管理您的網路頻寬才能一邊使用機上盒收看電視節目,一邊暢快上網!

 

:請問在電視上播放的畫質與直接接有線電視相比如何?
答: 機上盒收看得電視訊號源,需看電視台播放出來的訊號為主,最低的畫質為SD的畫質,最高的畫質也有HD的畫質。還需看你家裡的輸出端是甚麼裝置,若是AV-端子輸入就是640*480、 HDMI 就是1440*720p 在大尺寸電視上看,跟看有線電視的畫質差不多。

: 機上盒的節目內容是與台灣同步播出嗎?
答:是的與台灣同步播出,都是即時直播的節目!

:請問這需要電腦才可收看嗎 ?

答:當然不用!只要有電視或電腦螢幕,有AV端子輸入或HDMI輸入的就可以輕鬆收看!

: 機上盒是否有開放經銷或代理?在那些國家有開放?
答:目前機上盒在全世界都有開放經銷,歡迎有興趣的公司或個人聯絡詢問。

 

15八月

報業為何如此討厭Google?(四、完)即將改變遊戲規則的iPad

Posted by cloud iptv on 六月 30, 2012

從搜尋通路回饋內容

Google認為報業應該自己想辦法,他們能做的,就是盡量把流量導給報紙網站。至於從新聞搜尋、通路這部份賺的錢,Google全拿。

報社現在真的很怕Google。來自Google的流量,佔主流新聞網站的30~40%(註一)。目前只有梅鐸敢揚言要退出 Google新聞,其他報社哪敢這樣做?深怕連最後那一點點的流量都沒了。

這樣的關係是正常的嗎?我不知道。不過,可以參考別人的作法。

我們一直沒有提到Yahoo的角色。其實Yahoo News的讀者比Google News還多,是目前最大的新聞網站。

Yahoo News在付費方面,走的是另外一條路。Yahoo一直都採取付費方式取的新聞內容。此外,Yahoo有個叫做Newspaper Consortium的報業聯盟,讓新聞業者與Yahoo共享流量與廣告收入。據說Yahoo的技術的確能增加廣告點擊率。對報社網站來說,提昇廣告成效,可因而增加收入,2009年報業從這裡就賺了幾百萬美金。這可是白花花的錢啊!

所以,雖然報社也在背後偷偷罵Yahoo,但至少檯面上不會撕破臉。美國幾乎半數以上的報社都有加入Yahoo的報業聯盟。

如果我們把眼光拉遠,放大到整個內容產業來看,還有一個例子可以參考。就是我們之前類比過的音樂產業。

音樂產業當初遇到可以搜尋、可以複製的Napster,也是死得慘兮兮。

但是後來,出現了Apple iTunes。Apple 真正賣的是什麼?其實就是搜尋服務。因為它的搜尋服務夠方便,讓消費者願意掏腰包去付費下載音樂。

也就是說,在Apple重新包裝、販賣索引服務,並把獲利適當回饋音樂界之後,音樂工業才開始出現正常化的跡象。

我們應該都同意,內容提供者與內容散佈者,應該都可以獲得部分衍生利益。但是Google News新聞內容從中賺取得的相關衍生利益,有多少程度回饋到內容產生者呢?

至少現在看起來,Apple與Yahoo都還願意,而Google卻很強硬的說不。

難怪報業會對Google忿忿不平了。

其實,沒告訴你的是…

說來說去,報紙業還是要自己想辦法。就算報業對Google再不滿,豈有一個產業只求一家企業出手援救的道理?Google再強,也不可能拯救全球的報紙業。

其實,沒告訴你的是,報業的危機還沒結束。還有一個東西要來了。

iPad。

大家想想看,報紙還剩哪些優點沒被取代?

離線閱讀、可攜性。剩這些還沒被取代。而這,未來iPad毫無疑問會全部接收。

有了iPad,你可以隨時下載最新新聞來看,可以搜尋,可以觸控,可以超連結,可以看影片。更不用怕紙上油墨髒了手。

你還要報”紙”做什麼?

未來,iPad,或者iPad概念的後進模仿者,一定會取代報紙。

紙的末日近了。

不過別急,這是報紙的危機,卻也可能是新聞業的轉機。

關於iPad

iPad這種行動裝置,極可能取代報紙,但它至少保留了報紙的瀏覽性。過去報業長期累積的平面排版知識,還有部分可以轉移到這個平台上,甚至因為觸控、超連結等新功能,可以得到更多創意的發揮。

而且Apple向來對於廠商比較仁慈。 Steve Jobs不像Google那樣,什麼都免費開放。iPhone的應用程式商店證明了軟體收費在這平台上目前是可行的。如果有一個類似iTunes的綜覽性新聞閱覽程式,比現行的新聞網站功能還強,再加上一些現在還沒人想到的加值功能,使用者要付費?不是不可能喔。

只不過這個領域,仍然隨時感覺得到Google的存在:Google的Android,正快速的急起直追。Apple有的,Google幾乎都有。Google也說要推自己的平板電腦。所以新聞業一直不敢低估 Google,因為它不但能力強大,而且無所不在。

網際網路的出現,重塑了整個新聞產業的面貌。現在真正積極的新聞集團,都在嚐試將自己朝向內容更專業(更能吸引特定族群,以賺取分眾廣告)、或是朝線上新聞業者還做不到的領域前進。

對報業來說,這是不得不為。他們正在轉型。他們正在尋找下一個可以穩定獲利的商業模式。

部落格很紅?好,新聞業也要開始學習部落格的經營方法。 Youtube影音上傳很方便?那也來個公民新聞的影音上傳機制好了。微網誌、Facebook的訊息傳遞超快速,而且越來越多人使用?那麼新聞開始嘗試用微網誌散發訊息。

不過,現在還都只是在嘗試,在摸索。在新的獲利模式真正找到之前,全世界恐怕還會有幾波報社倒閉裁員潮。而報社如果倒閉,這些記者的出路是什麼?

台灣的記者們好像還沒什麼感覺到風向已經變了。也許這是因為台灣的數位落差很大,而且報紙是靠人民的政治傾向在生存,目前的衝擊相對較小。

不過,總會到那個時候的。可是依照過去的經驗,到時候台灣不是淘汰爛記者,而是所有新聞從業人員的薪資一起降低,然後…。

記者們,你想好了未來出路了嗎?

希望你們看到這篇文章的時候還不要太遲。

(本系列完)

 

資料來源:http://mmdays.com/2010/03/14/ipad_may_replace_the_role_of_newspaper/

IPTV , MOD , OTT , 免費電視 , 台灣電視 , 網路電視 , 華語電視 , 數位電視 , 衛星電視 , 雲端搜影機 , 機上盒 , 雲端商機 , 新五台創媒 , Tw Cloud Tv , Slingbox , Digizon , 第四台 , 雲端電視

30六月

報業為何如此討厭Google?(三)Google是如何成為報業公敵的?

Posted by cloud iptv on 六月 29, 2012

 Google是如何成為新聞業的公敵的!?

梅鐸接受澳洲媒體Sky News採訪,指出Google、MSN等線上新聞提供業者是竊盜行為,打算完全退出Google News

2009 年11月,旗下擁有美國華爾街日報、英國泰晤士報、太陽報的媒體集團(News Group),在媒體上頻頻放話,先是副手出面說Google是竊盜狂、把新聞集團的新聞放入Google News是寄生蟲的行為,再來是梅鐸出面,在北京舉行的世界媒體高峰會上指陳這些網路業者有”竊盜癖”!

此言一出,許多人驚得呆了。

“拜託,關Google什麼事啊?Google News免費早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你們自己經營不善比輸別人,別怪到別人頭上,OK?”

以上是我在美國幾家科技評論網站,看完上面爆長留言後的簡短摘要。

也難怪他們會這麼說。因為我自己也算是Google忠實用戶,第一次看到這則新聞的時候也是大笑一番。梅鐸你們這些食古不化、不懂得跟上科技腳步的老古董,你們才該被淘汰呢!

不過,在一片嘲笑聲中,梅鐸這番讓他看起來很像跳樑小丑的大膽言論,還是吸引了一些持平的、深思過後留言,而當中的某些論點,讓我真的停下來,思考:

梅鐸的確像是該被淘汰的老古董,但是現在Google跟新聞業的關係,這樣正常嗎?

在大家下定論之前,我先講段小插曲。 ( 來源:The Wrap

時間回到稍早的2009年4月。當時,全球的金融風暴似乎還看不見底,美國數間報社剛剛倒下,大家都很緊張,擔心知名的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會是下一個。

就在這種氣氛中,一場名流聚集的晚宴上,一位來自The Wrap的記者看到了Google的總裁,Eric Schmidt。

這位記者應該對報業的未來很關心,因為她竟然在這種晚宴場合裡,偷偷問了Eric Schmidt幾個重要的問題。

她問道,整個報業現在都很擔心紐約時報或華爾街日報的狀況,Google有沒有一點點的可能,如部分媒體期望的,在這幾家重要報業快沉到谷底之前,買下其中一家,拯救/改造它?

或者,有謠傳說Google可能會改變主意,自己產生原生內容?

“不會。”Eric Schmidt斬釘截鐵的說。

“但是關於報業,Google的確有一項新計畫。”

Eric Schmidt說,Google正打算推出一種新功能,就是當你登入Google的時候,系統會自動根據你過去的搜尋行為、過去的點擊歷史,還有很多複雜的因素…。總之,會跳出幾則新聞,是Google猜測使用者會喜歡看的。

根據這套系統,Google有信心能夠提供用戶想看的內容,並藉以帶動更高廣告點擊率。

而能先得到這項待遇的,是紐約時報與華爾街日報。

“等等,那紐約時報能從這個廣告收入中獲得分紅?”女記者問。

“不會”。Eric Schmidt說,”但是Google自動帶出用戶想看的新聞,可以帶動新聞網站的流量,最終可以使得新聞網站的廣告營收增加。”

可是,女記者還是坦白她的疑問。以紐約時報或華爾街日報目前的人事規模,單靠網路廣告維生?那網路廣告業務恐怕必須要直接成長10倍才行。既然Google說要協助新聞業度過難關,為什麼不把Google從新聞獲得的衍生廣告收入,分一些紅給紐約時報呢?

好問題,但是該文沒有Eric Schmidt的回答,我想可能是沒有得到正面回應。女記者接下來倒是自己轉移問題:

“以我個人而言,我認為未來的新聞網站會走向小眾、靈活、對成本敏感,專注在單一領域的專業新聞組織。”

Eric Schmidt表示同意,不過他也冷靜的說出他的觀察:”新聞業的人都說他們要朝此目標邁進,可實際上大部分人都沒有。”

這就是整場採訪的主要內容。

我為什麼寫這段插曲?因為這一小段故事,濃縮了整個新聞業面臨變革,想與Google求助、合作,卻又無功而返的現狀。

可以看得出來,Google對於”拯救報業”這個議題,一直都有點敬而遠之。

我想這是導致許多報業同仁對Google同仇敵愾的深沈原因。

因為Google是導火線。

“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新聞通路是否應當回饋新聞製造者?

沒錯,傳統的新聞報社,的確在面對網路這個新媒體時,一直步履蹣跚、舉棋不定、錯誤決策百出,讓人看不起。報社要改革的地方,可多了。

但是,大家也常忽略了一點。局外人講講要改革容易,真的進到這個產業裡面去改革,會遇到非常大的阻力。網路廣告目前佔營收比例還很低,你要在報社還活得下去的時候就大裁員?宣布把以後重心放在網路上?絕對沒這麼容易。

報紙業營收來源分析,營收往下掉的速度極快,且網路廣告營收非常少。來源:Google

無論如何,現在營收已經掉到谷底了的報社。在2009年金融危機來襲時終於認清狀況,一方面在金融危機時裁員,一方面趕快找尋自己的新定位該是什麼。

報業也開始認真思考自己在網路上的角色。

報社已經不是過去的強勢新聞通路了。現在它只是網路上眾多消息來源之一。它以往的收費模式,現在恐怕也得跟著改變。

報紙過去倚賴廣告生存,但現在新聞網站要單靠網路廣告維生?很難。網友上新聞網站,本來就只是想看新聞,普遍來說消費動機是很弱的。廣告的點擊率,並不是那麼的高。

報紙時代最大宗的幾個廣告來源:金融、科技、消費、房地產、徵才等等,現在網友現在都直接到相對應的購物網站去了。哪有人上新聞網站找這些廣告的呀?要去,也是那種鎖定特定領域的專業新聞網站。廣告主遲早會撤守報紙的。

然而,新聞還是有其重要性啊,人們需要新聞,也覺得新聞很重要。既然人們都轉到網路上看新聞,那不如考慮轉向需要新聞的人收費?

向讀者收錢?別想了。讀者已經養成在網路上免費看新聞的習慣,要逆轉大眾的習慣可不容易。想想看,還有誰需要新聞?可以跟這些人收費。

誰需要新聞?

或者,轉個彎想一下,消費者都在哪裡看新聞?

人們聚集在哪個通路看新聞,就代表那個通路也需要新聞來吸引人氣。搞不好這個通路還利用新聞流量來賺錢呢,新聞業可以試著跟這個通路收費。

在網路上,這個通路,就是搜尋引擎啊!

所以,報業開口要求Google付費,何錯之有?這也是報業尋找新收入的一種嚐試啊。Google還公開利用Google News推關鍵字廣告賺錢呢。

當然,我們很難單獨計算Google從新聞身上賺到多少錢。新聞只是Google整體服務的一部分,但是新聞是所有入口網站不可或缺的。通路商從新聞的附加價值上賺的錢,是否應該回饋一點給新聞生產者?

2008年,Google整體廣告營收超過200億美金。同年,報紙業者整體線上營收約只有30億。

用新聞通路賺的錢供應新聞製作部門,這關係其實一直都存在。回頭想想,過去報紙不是也用新聞通路的身分來賺錢養新聞製作部門?電視新聞台也是同樣的道理。

然而,Google、Yahoo、MSN之所以成為網路新聞通路,是因為他們的高流量,而高流量來自於背後的搜尋引擎能力。自己做一個搜尋引擎?對新聞報導起家的報業來說,連想都沒想過,太難了。

瀕臨倒閉的報紙業者忍不住問Google:嘿,既然我們學不了你,那你想買下報社嗎?不然,我們打算向你收費。

對於這幾家大報社來說,跟一個成立十幾年的晚輩這樣問,姿態已經很低了。

報業欲言又止: 如果真的不得已,我們也可能考慮退出Google新聞喔。

然而,Google對收費這個問題,他們得到的回答是:

“別惹讀者生氣。” (註)

”退出Google News的機制一直都存在,你們可以自己決定。”

報業震驚了。因為,這句話的意思非常明顯。

“別惹讀者(喜愛的Google)生氣。”

”慢走,不送”。

你說,如果你是報業,你不憤怒嗎?

附註:

(註一)Google總裁Eric Schmidt,2009年4月,出處:Newsonomics 消息經濟來了 P.144。這本書將新聞產業現在遇到的問題整理得很不錯,本文提到的絕大部分論點裡面都有。唯一缺憾:封面看起來跟新聞一點關係都沒有。

資料來源:http://mmdays.com/2010/03/12/how_google_becomes_enemy_of_newspaper/

IPTV , MOD , OTT , 免費電視 , 台灣電視 , 網路電視 , 華語電視 , 數位電視 , 衛星電視 , 雲端搜影機 , 機上盒 , 雲端商機 , 新五台創媒 , Tw Cloud Tv , Slingbox , Digizon , 第四台 , 雲端電視

29六月

報業為何如此討厭Google?(二)報紙的末日

Posted by cloud iptv on 六月 29, 2012

最近經過台大,發現校門正對面的相片沖印店,不知何時已經悄悄歇業。在網路上搜尋一下,幾乎沒有討論。

相片沖洗業是逐漸被科技整個淘汰掉的產業之一。十五年前,哪有人想得到會有現在的數位相機與Flickr、無名小站?如果你跟別人說,幾年後會有一種新相機可以拍完直接預覽照片,而且分享給朋友的時候至要在網路互傳照片就可以了,再也不需要花時間洗出來。別人可能以為你在說天方夜譚。搞不好還會說:”我還是會選擇洗出來”。

但如今,整個相片沖洗業,就在無聲無息之中,逐漸被人們淡忘。

而報紙,非常有可能是下一個。

新聞月費制的時代一去不復返?

以傳統的報社來說,獲利來源有兩種:來自讀者的付費訂閱收入,以及廣告。許多報社上了網路,也想繼續從這兩種模式延續下去進行收費。

一般人討論時,都把重點放在廣告費。的確,報社在廣告費的收入,比訂閱用戶的收入來得高。

然而,訂閱費對報社卻是相當重要的來源。 如果報社只靠一種收費方式維生的話會相當危險。例如,當經濟危機發生時,客戶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縮減廣告預算,這時候訂閱費的收入對報社就至關重要了。所以,雖然訂閱費的收入比較少,但卻是報社的基本命脈。

可是,當Google,尤其是Google News這種新聞整合服務出現後,訂閱制的經營就顯得十分困難。

首先是對讀者來說,Google的新聞服務(不管是搜尋時附帶的新聞結果,或者是Google News服務)是完全免費的。跟躍躍欲試想嘗試收費的新聞業者不一樣。免費?收費?你是讀者,你選哪個?

其次是Google上可以找到的訊息來源種類實在太多了,不差你這一家新聞社。沒了你,還有很多人願意把內容公開出來讓Google搜尋,把原本會流向你的人潮導向自己。

在這種情況下,要說服讀者在網路上,像訂閱傳統報紙一樣訂閱你的內容,就變成一件不容易的事了。

換句話說,把內容上了網,就得慎重考慮收費這回事。除非新聞業者可以保證你的內容真的是價值高到讓使用者願意掏腰包,不然難以吸引使用者去付費閱覽你的內容。這一點對於文字內容來說尤其重要,文字內容的可取代性實在太高了,你難以保證在廣大的網路世界中,你的文字是獨一無二且可以吸引人家付錢來看的。

好,這是訂閱費的狀況;而另外一個重點:廣告費。它的遊戲規則也變了。

報紙廣告不再吸引廣告主?

想想看,一個廣告主為什麼願意在報紙上登廣告?

登在報紙上的廣告價值,不只來自於報紙的新聞內容價值,更在於”報紙是新聞通路”的這個事實。在過去,新聞傳播管道有限,所以人人都看報。因為人人都看報,因此登在報紙上的廣告(尤其是頭版)會有效。

然而現在,報紙不再是新聞的有限通路之一。網路的出現使得資訊得以無限次被複製、被無限多人閱覽。電視新聞的影像傳播力一時之間仍難以取代,但報紙一遇到網路,它作為通路的力量可就岌岌可危了。

更重要的是,網路的出現讓”分眾廣告”更容易成真。這過去是傳統報紙很重要的一塊。而現在分眾廣告的市場被整個網際網路給革命了。

舉例來說,Craigslist是美國非常知名的廣告網站。它是一個大型的免費分類廣告網,概念非常的簡單,就跟以前我們家家戶戶都有的電話黃頁簿一樣。你上去點選你所在的城市,再點選你要看什麼廣告(租房子、賣電腦、二手書交換、甚至男女約會),它就跳出來當地的廣告。就這樣子而已。

資料來源:

IPTV , MOD , OTT , 免費電視 , 台灣電視 , 網路電視 , 華語電視 , 數位電視 , 衛星電視 , 雲端搜影機 , 機上盒 , 雲端商機 , 新五台創媒 , Tw Cloud Tv , Slingbox , Digizon , 第四台 , 雲端電視

29六月

報業為何如此討厭Google?(二)報紙的末日

Posted by cloud iptv on 六月 29, 2012

最近經過台大,發現校門正對面的相片沖印店,不知何時已經悄悄歇業。在網路上搜尋一下,幾乎沒有討論。

相片沖洗業是逐漸被科技整個淘汰掉的產業之一。十五年前,哪有人想得到會有現在的數位相機與Flickr、無名小站?如果你跟別人說,幾年後會有一種新相機可以拍完直接預覽照片,而且分享給朋友的時候至要在網路互傳照片就可以了,再也不需要花時間洗出來。別人可能以為你在說天方夜譚。搞不好還會說:”我還是會選擇洗出來”。

但如今,整個相片沖洗業,就在無聲無息之中,逐漸被人們淡忘。

而報紙,非常有可能是下一個。

新聞月費制的時代一去不復返?

以傳統的報社來說,獲利來源有兩種:來自讀者的付費訂閱收入,以及廣告。許多報社上了網路,也想繼續從這兩種模式延續下去進行收費。

一般人討論時,都把重點放在廣告費。的確,報社在廣告費的收入,比訂閱用戶的收入來得高。

然而,訂閱費對報社卻是相當重要的來源。 如果報社只靠一種收費方式維生的話會相當危險。例如,當經濟危機發生時,客戶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縮減廣告預算,這時候訂閱費的收入對報社就至關重要了。所以,雖然訂閱費的收入比較少,但卻是報社的基本命脈。

可是,當Google,尤其是Google News這種新聞整合服務出現後,訂閱制的經營就顯得十分困難。

首先是對讀者來說,Google的新聞服務(不管是搜尋時附帶的新聞結果,或者是Google News服務)是完全免費的。跟躍躍欲試想嘗試收費的新聞業者不一樣。免費?收費?你是讀者,你選哪個?

其次是Google上可以找到的訊息來源種類實在太多了,不差你這一家新聞社。沒了你,還有很多人願意把內容公開出來讓Google搜尋,把原本會流向你的人潮導向自己。

在這種情況下,要說服讀者在網路上,像訂閱傳統報紙一樣訂閱你的內容,就變成一件不容易的事了。

換句話說,把內容上了網,就得慎重考慮收費這回事。除非新聞業者可以保證你的內容真的是價值高到讓使用者願意掏腰包,不然難以吸引使用者去付費閱覽你的內容。這一點對於文字內容來說尤其重要,文字內容的可取代性實在太高了,你難以保證在廣大的網路世界中,你的文字是獨一無二且可以吸引人家付錢來看的。

好,這是訂閱費的狀況;而另外一個重點:廣告費。它的遊戲規則也變了。

報紙廣告不再吸引廣告主?

想想看,一個廣告主為什麼願意在報紙上登廣告?

登在報紙上的廣告價值,不只來自於報紙的新聞內容價值,更在於”報紙是新聞通路”的這個事實。在過去,新聞傳播管道有限,所以人人都看報。因為人人都看報,因此登在報紙上的廣告(尤其是頭版)會有效。

然而現在,報紙不再是新聞的有限通路之一。網路的出現使得資訊得以無限次被複製、被無限多人閱覽。電視新聞的影像傳播力一時之間仍難以取代,但報紙一遇到網路,它作為通路的力量可就岌岌可危了。

更重要的是,網路的出現讓”分眾廣告”更容易成真。這過去是傳統報紙很重要的一塊。而現在分眾廣告的市場被整個網際網路給革命了。

舉例來說,Craigslist是美國非常知名的廣告網站。它是一個大型的免費分類廣告網,概念非常的簡單,就跟以前我們家家戶戶都有的電話黃頁簿一樣。你上去點選你所在的城市,再點選你要看什麼廣告(租房子、賣電腦、二手書交換、甚至男女約會),它就跳出來當地的廣告。就這樣子而已。

資料來源:

IPTV , MOD , OTT , 免費電視 , 台灣電視 , 網路電視 , 華語電視 , 數位電視 , 衛星電視 , 雲端搜影機 , 機上盒 , 雲端商機 , 新五台創媒 , Tw Cloud Tv , Slingbox , Digizon , 第四台 , 雲端電視

29六月

郎鹹平:分眾傳媒的未來危機

Posted by cloud iptv on 六月 28, 2012

在商務樓宇廣告市場上,分眾事實上已進入衰退階段
分眾傳媒的主營業務非常簡單:在商務樓宇電梯間放置液晶電視來播放廣告,僅此而已。但就是一個經營這樣簡單的業務的公司,從2003年成立至今短短三年,卻已經成為了中國最大的戶外視頻廣告運營商。
一個企業的成功發展,必然依賴於其對行業本質的把握,那麼分眾傳媒能夠在短期內迅速發展所利用的行業本質是什麼呢?而事實上早在「分眾」成立四年前,美國就已曾有同類業務的公司出現,卻又為什麼並沒有獲得成功?
解析PRN的失敗
確實,分眾在前幾年獲得的成功,正是由於抓住了行業本質——「分」開受眾和利用「無聊」的結果。
但在現階段,分眾「分」開受眾的特質已經開始發生轉變,分眾已經不再僅僅專注於高端商務人群,而是開始試圖吸引所有人,漸漸成為了一個大眾媒體。
而分眾也正逐漸從利用人們「無聊」轉變為「創造」人們的無聊,開始試圖吸引並不無聊的人們。
PRN是一家美國公司,1992年成立於洛杉磯。其經營的主要業務是在各個賣場和零售商店放置液晶屏並播放廣告。
PRN已在超過6000家大型連鎖商店擁有自己的廣告屏幕,其中包括世界最大的超市連鎖沃爾瑪、最大的家電連鎖百思買等等。PRN形成了極高的受眾覆蓋率,針對不同商店類型投放廣告,可以說,「分」開並有效地觸及目標受眾,PRN是做得相當出色的。
但PRN的發展,卻似乎始終都未能非常成功。PRN早在1992年成立,而直到2005年尚未能自己上市,被一家叫做Thomson的廣告公司所收購。而這次收購之後,Thomson的股價卻持續走低,幾個月內下跌了近20%,而截至2006年11月初,更跌至了2005年初水平的不到60%。Thomson在收購PRN時的市值約為60億美元,PRN的資料雖然並未公開,但它和分眾傳媒的受眾覆蓋面處於同一數量級,而分眾傳媒在2006年11月初的市值約為36億美元。換句話說,PRN的盈利能力是足以對整個Thomson的股價造成重大影響的。Thomson收購PRN之後股價持續走低,可見,市場並不認同PRN的盈利能力。
PRN為何未能成功?首先,PRN未能營造一個無聊的環境。人們去商店本身是去購物,有著明顯的目的和要做的事情,並不是無聊的。對於PRN的廣告,許多人自然選擇不觀看。
其次,PRN的廣告承擔著強大的干擾。統計數據表明,這些購物環境內噪音平均達到80分貝以上,即使觀眾願意收看廣告,對於廣告的音量,PRN也必須做出一個權衡取捨:或者音量小讓很多受眾聽不清廣告的聲音,或者音量大賣場內購物環境惡化而引來受眾的反感。何況就算選擇了合適的音量,賣場內同時存在著各種類型的海報、傳單、促銷等等的廣告,顯然容易形成干擾,受眾不易記住PRN所宣傳的品牌和產品。而PRN自己,也未能看清行業本質,PRN的節目包含了新聞、音樂電視、電影片斷,甚或還有廚藝節目等等,這些內容當然比廣告有趣得多,但試想,很大比例的消費者並不看PRN的節目,即使看的也被環境干擾而影響了收看節目的質量,有效收視只是極少的一部分,而這小小的比例中,又有多少人看到的是廣告呢?何況,消費者如果想看新聞看電影,大可回家或是去電影院舒舒服服地看,又何必站在人潮擁擠的商店裡抬著頭忍受著噪音看PRN的節目?可見,PRN的豐富的節目內容並未吸引到更多的注意,反而成了對廣告的干擾。 選擇了一個不「無聊」的環境,自己的做法又無法讓觀眾有效收看「無聊」的廣告,PRN雖然有著驚人的覆蓋率,但依然未能成功。
進軍多元化媒體市場的分眾
分出了高端的受眾,又利用了他們的無聊,正是因為抓住了這樣的行業本質,早期的分眾才能如此迅速地獲得成功。但我們發現分眾卻並不能由此就高枕無憂。2003年時,液晶廣告作為一個全新的媒體,絕大多數的受眾對它感到新鮮和好奇,當年分眾的宣傳材料中「受眾會主動觀看分眾的液晶廣告」的比例高達93%;而僅僅兩年以後,2005年CTR調研公司的《樓宇液晶電視廣告效果評估》中這個數字則降至了64%;2006年,分眾副總裁接受新採訪時,所提到的這個數字則更已變為了僅有44%……或許這些數據未必準確,但至少說明了,會認真觀看分眾廣告的受眾比例越來越小,曾經的創意因為不再新鮮,已經變得不再那麼能夠吸引人們的眼球。
面對商務樓宇廣告發展的停滯,分眾選擇了應用多元化的策略尋求發展,分眾現階段試圖在中國建立一個「生活媒體圈」,把廣告放在一個人的生活規律和軌跡的每一步中。其中主要包括戶外生活媒體圈(深耕聚眾曾經的戶外媒體業務)、大賣場廣告網絡、手機廣告等。
以時尚人士聯播網為例,分眾標榜的是「覆蓋五大發達城市的高檔餐廳、酒吧、購物中心、美容美發、KTV,把握時尚人士生活步伐」——分眾的時尚人士聯播網所標榜的理念很誘人,但是分眾能夠透過這個聯播網把握住他們的步伐麼?答案是當然不能。原因很簡單,廣告將嚴重破壞時尚消費最重要的元素——氣氛。
例如,星巴克是小資人士們在休息聊天時最常選擇的地方,但星巴克永遠不可能讓分眾把廣告帶進它的店裡,因為一旦它這麼做了,「小資」們就會覺得星巴克不再小資,繼而選擇別的咖啡店。錢櫃KTV號稱「PartyWorld」,是時尚人士聚會的最主要的場所,但是對於錢櫃來講,它自己就有屏幕可以間或插播一點廣告,分眾根本不可能把自己的液晶屏放進它的包房。
分眾惟一能做的,就是進入一些並不太關心自己氣氛的較低檔的時尚場所,但即便這些時尚場所接受了分眾的液晶屏幕,來這裡消費的人都並不無聊,不論在咖啡店、卡拉OK房、酒吧也好,人們是來娛樂的,而不是看廣告的。所以,我預言,分眾這種多元化的媒體市場戰略是存在極大危機的。
在商務樓宇廣告市場上,分眾事實上已經進入了衰退階段,並且將永遠不會超越這個階段,而是停留在此。在衰退階段,企業的利潤率在達到一定高度後會保持穩定,甚至會略微有些下降,而產品的銷售量也將開始下降,某些廠商開始向其他更有利可圖的行業轉移資金。
我在此提醒,分眾現在的做法,是選擇了越來越多不「無聊」的環境,自己的做法又無法讓觀眾有效收看「無聊」的廣告,這樣是背離了分眾當初把握行業本質取得迅速增長的經驗,危機越來越大。
目前,分眾佔據樓宇廣告市場的壟斷地位尚很短,我們無法從現有的數據推之是否分眾的樓宇廣告收入確實開始停滯。但我們卻發現,高盛、UCI維眾投資、英國3i集團、CDH鼎輝投資等等曾在分眾注資的國際風險投資商和聚眾曾經的主要投資商凱雷均在2006年開始部分拋售其持有的分眾股票,這個現象極好地佐證了我們的觀點。(文/郎鹹平香港中文大學教授,公司治理頂級學者)

資料來源:http://blog.udn.com/ChenBoDa/938295

IPTV , MOD , OTT , 免費電視 , 台灣電視 , 網路電視 , 華語電視 , 數位電視 , 衛星電視 , 雲端搜影機 , 機上盒 , 雲端商機 , 新五台創媒 , Tw Cloud Tv , Slingbox , Digizon , 第四台 , 雲端電視

28六月

全球產業變局誰將主導智能云電視發展

Posted by cloud iptv on 六月 28, 2012

全球900億美元的市場規模讓云計算成為了消費電子企業關注的焦點,蘋果公司繼推出iCloud后,又將目光放到了電視產業。蘋果近期的系列動作也暗示著蘋果電視面市已進入倒計時。

隨著固守多年等離子卻近日倒戈的松下,以及前期三星、LG等各方力量的介入,一場圍繞云計算的電視爭奪戰已正式打響,但在全球產業變局中誰將主導智能云電視的未來發展還不可知,或許IT界和蘋果對電視帶來的沖擊正在被高估,面對紛繁而各有所長的智能云電視,“標準”或將成為最終制勝法寶。

權威數據預測,云計算的市場規模增長迅猛,未來幾年年均增長率預計超過20%,到2012年全球云計算服務市場規模將達到1072億美元,2015年將達到1768億美元。智能云電視發展空間亦十分廣闊。

面對廣闊的市場前景,喬布斯有改造電視的想法,蘋果也頻頻向市場喊話發布各種蘋果電視預測信息,但在智能云電視的發展上,中國彩電企業反應則更為敏捷。去年8月,TCL等中國彩電企業就率先在全球發布了智能云電視。據中國電子商會消費電子產品調查辦公室調研數據顯示,目前中國市場智能電視產品滲透率已達20%,預計今年底將突破30%,銷量將超過800萬臺。

而五一期間,TCL平板電視銷量中3D智能云電視銷售占比已高達24%;遠高於行業平均增長水平,中國彩電企業首次進入了全球LCD電視機市占有率前五,這其中與其率先布局云端、啟動“全云戰略”息息相關。

不難看出,為搶占智能云電視市場,企業已使出渾身解數,外資品牌中三星、索尼、夏普、LG、松下等均已涉足中國智能云電視市場,并積極謀略造勢。而以TCL、海信、創維、康佳等也積極布局,希望通過輿論影響與市場推動的雙重作用,獲取消費者的關注并促成產品消費,以市場份額優勢率先奪得產業主導權。

近期,TCL聯合工信部消費電子產品信息化推進委員會、國家廣播電視產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中國電子商會、中怡康等機構聯合發布了《智能云電視行業標準2.0》,引起行業與全球業界的強烈反響。據《日本經濟新聞》報導,日本總務省也已開始推進統一的智能電視機基本技術標準,通過松下、東芝、夏普等家電廠商生產的樣機開展相關研究與調試,計劃於2013年提議將該標準作為下一代電視機國際標準。在另一條戰線上,智能云電視標準的制定已成了兵家必爭之地。

經典營銷理論指出,一流企業做“標準”,標準制定者往往也正是行業的真正領導者。正如微軟、蘋果、Google、Opera和Mozilla等積極參與新版本HTML5標準的制定,標準可以給企業帶來的巨大價值和作用是市場有目共睹的。可以說,在科技市場中,標準扮演著產業發展規則制定者的重要角色。

業內專家表示,蘋果一出手便顛覆手機行業;蘋果電視真的來了,智能云電視又會怎樣?TCL集團董事長李東生表示,在信息產業時代,特別是云計算,中國彩電企業要追上去還是有很好的機會。可以肯定的是,只有跟得上智能云技術的應用發展和創新的企業,才有可能成為未來市場的贏家。

 

資料來源:http://news.cnyes.com/Content/20120621/KFKZDLK6TNWRE.shtml?c=detail

IPTV , MOD , OTT , 免費電視 , 台灣電視 , 網路電視 , 華語電視 , 數位電視 , 衛星電視 , 雲端搜影機 , 機上盒 , 雲端商機 , 新五台創媒 , Tw Cloud Tv , Slingbox , Digizon , 第四台 , 雲端電視

28六月

報業為何如此討厭Google?(一)新聞的網路革命

Posted by cloud iptv on 六月 28, 2012

 Google跨入新聞業:Google News的緣起

2006年1月23日,Google News的創辦人Krishna Bharat,興奮的在Google部落格上宣布:”我們要把Google News從Beta測試版,正式升級成正式版了!”

Google News出現於2002年,構想來自於Krishna Bharat前一年的”Story Rank” 演算法。沒錯,這名字跟Google搜尋的Pagerank有異曲同工之妙。Pagerank是把每個網頁的重要性打分數的演算法,而Storyrank則是幫每一則新聞的重要性打分數。

Storyrank的理論基礎是:越重要的新聞,會出現在越多家新聞網站裡面,隨後依討論熱度的消逝,新聞量逐漸遞減。Google News於是去觀測眾多新聞網站的來源,將新聞作分類,並根據其相關新聞文章的量,自動決定”誰是現在該放在頭條的熱門新聞”。

Google News美妙的地方在於,它巧妙的整合各家新聞網站的編輯智慧,做出不需要人為介入,也能自動決定頭條新聞整合網站。相較於Google News的自動化,絕大多數的線上新聞網站,直到今天都還是需要編輯人工決定那些新聞可以上頭條。

不過,我相信創辦人Krishna Bharat所預料不到的是,在Google News推出後的幾年,Google News連番遭遇挑戰,不但遭到全世界各地的新聞社撻伐、起訴,2009年甚至被美國新聞集團(News Group)用”剽竊”、”寄生蟲”等字眼侮辱,並導致一連串的口水戰。

要弄懂報業為何如此討厭Google,我們必須重頭說起。

Google革了新聞的命?

在Google News推出的時候,其他傳統的新聞報社也早就推出各自的新聞網站,例如歷史悠久的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而且紛紛以各種不同的收費標準來試水溫。

譬如,華爾街日報採取跟報紙一樣的訂閱制,沒有付費的人,可以在網站上看到當日新聞,但是要查閱舊聞?抱歉,請先加入付費會員。紐約時報則是數度擺盪在免費開放與收費訂閱之間,雖然紐約時報目前是可以免費閱讀的,但是他們曾經推出過幾項付費的閱讀服務,未來也不排除重新走向付費制。

關於網路新聞的經營模式、要不要收費、要如何收費等問題,一直以來都是各大商學院與新聞從業人員爭執的焦點。直到今天都還沒有結束。

但是,以後見之明來看,傳統的報業最初在思考網路電子報商業模式的時候,低估了整合搜尋的的影響力。

真的,絕對不要小看”搜尋”與”連結/複製”的力量。

傳統的媒體如報章雜誌之所以可以把內容拿來直接賣錢,靠的是專屬的通路和內容的有限量供應,專屬的通路就是接到電視的那條 cable 線和第四台業者,還有那些幫忙銷售報章雜誌的書報攤和便利商店等等。有限量供應指的是各種書報雜誌的發行量都是有限,除非你付費訂閱或是跟別人借來看,不然你無法免費取得這些內容,連電視節目都是播過就沒了,你要重新看就想辦法自己錄下來或是等重播。

在那個年代,內容是有限的,通路也是有限的,一般使用者與媒體的界線相當明顯,使用者沒有自己的通路來供應自己的內容。溝通是單向的,內容的取得也是單向的。

但是接下來,我想大家都猜到發生什麼事了。沒錯,網路來了。

講到網路的力量,必得提以Google為首的搜尋引擎造成的改變。對整個內容產業來說,搜尋產業改變了人們取得內容的方式。現在你只要到 Google 打入關鍵字,幾乎都可以找到你想要的資訊和內容。網路讓內容的取得和派送變成是雙向且是分散式的,使用者不僅僅可以自己派送內容,連帶著也可以決定自己想要取得什麼樣的內容,而且這些內容在網路上是無限量供應的,這對於傳統媒體的衝擊是相當可怕的。

當報社把他們的內容放上網路的時候,鮮少有人想過要打造一個跨企業的新聞平台:任何人可以在上面任意瀏覽、搜尋所有新聞來源的文章,互相比較不同新聞社在不同時間點的報導差異。這通常被認為是Google、Yahoo這類網路業者的事。

然而,正是這點造成了決定性的影響。當新聞內容是可以被搜尋、並依搜尋結果重新排列呈現的時候,遊戲規則就改變了。讀者只要上搜尋引擎,就可以自行選擇要看什麼新聞。換句話說,搜尋引擎變成新世界裡的新聞通路,新聞社只是當中的小小內容提供者。

更糟的是,網路上的資訊太多了。以前報社的競爭有地域性的限制,一家在英國的報社,很難影響到大西洋彼岸的另外一家同業;但如今在網路上完全沒有這個問題,兩家報社之間恐怕只有網址的差異。而且現在還冒出更多的小競爭者,爭相提供個人化的內容;這些人就叫”部落格”。

這顯現出來的結果就是:少了你一家報社,根本沒差。搜尋引擎只不過就把使用者導去另外一家網站。使用者可能根本沒發現今天沒看到你們的新聞。

結果是,Google變成網路上真正的整合通路,新聞業者只是眾多內容供應商的一個。過去,新聞業者(尤其是報社)同時是內容製造與通路商,但是現在他們的角色削減成一個內容製造商,而且跟網路上所有的人一起競爭。

寫到這裡,突然覺得,這可以類比為十年前的音樂產業與Naspter。

當音樂在網路上可以被索引、大量複製的時候,傳統唱片就崩壞了。因為這跳脫了原本的商業邏輯,音樂產業得重新找到應對方法。

同理,當新聞被Google索引、大量連結的時候,傳統報業就崩壞了。原理同上,因為它改變了原有商業遊戲規則。

先別急著挑毛病,音樂與新聞兩者當然有很多個別的產業差異,但以整體”內容產業”的角度來看,當中好些邏輯是相通的。以往無法做”搜尋”的內容,在搜尋系統加入後,使用者取得內容的方式改變了,而原本產業的結構也因此出現裂痕。

抽掉了通路商的身分,傳統報業在這情況下到底遇到什麼樣的危機?

 

資料來源:http://mmdays.com/2010/03/08/why_newspaper_guys_hates_google/

IPTV , MOD , OTT , 免費電視 , 台灣電視 , 網路電視 , 華語電視 , 數位電視 , 衛星電視 , 雲端搜影機 , 機上盒 , 雲端商機 , 新五台創媒 , Tw Cloud Tv , Slingbox , Digizon , 第四台 , 雲端電視

28六月

報業為何如此討厭Google?(一)新聞的網路革命

Posted by cloud iptv on 六月 28, 2012

 Google跨入新聞業:Google News的緣起

2006年1月23日,Google News的創辦人Krishna Bharat,興奮的在Google部落格上宣布:”我們要把Google News從Beta測試版,正式升級成正式版了!”

Google News出現於2002年,構想來自於Krishna Bharat前一年的”Story Rank” 演算法。沒錯,這名字跟Google搜尋的Pagerank有異曲同工之妙。Pagerank是把每個網頁的重要性打分數的演算法,而Storyrank則是幫每一則新聞的重要性打分數。

Storyrank的理論基礎是:越重要的新聞,會出現在越多家新聞網站裡面,隨後依討論熱度的消逝,新聞量逐漸遞減。Google News於是去觀測眾多新聞網站的來源,將新聞作分類,並根據其相關新聞文章的量,自動決定”誰是現在該放在頭條的熱門新聞”。

Google News美妙的地方在於,它巧妙的整合各家新聞網站的編輯智慧,做出不需要人為介入,也能自動決定頭條新聞整合網站。相較於Google News的自動化,絕大多數的線上新聞網站,直到今天都還是需要編輯人工決定那些新聞可以上頭條。

不過,我相信創辦人Krishna Bharat所預料不到的是,在Google News推出後的幾年,Google News連番遭遇挑戰,不但遭到全世界各地的新聞社撻伐、起訴,2009年甚至被美國新聞集團(News Group)用”剽竊”、”寄生蟲”等字眼侮辱,並導致一連串的口水戰。

要弄懂報業為何如此討厭Google,我們必須重頭說起。

Google革了新聞的命?

在Google News推出的時候,其他傳統的新聞報社也早就推出各自的新聞網站,例如歷史悠久的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而且紛紛以各種不同的收費標準來試水溫。

譬如,華爾街日報採取跟報紙一樣的訂閱制,沒有付費的人,可以在網站上看到當日新聞,但是要查閱舊聞?抱歉,請先加入付費會員。紐約時報則是數度擺盪在免費開放與收費訂閱之間,雖然紐約時報目前是可以免費閱讀的,但是他們曾經推出過幾項付費的閱讀服務,未來也不排除重新走向付費制。

關於網路新聞的經營模式、要不要收費、要如何收費等問題,一直以來都是各大商學院與新聞從業人員爭執的焦點。直到今天都還沒有結束。

但是,以後見之明來看,傳統的報業最初在思考網路電子報商業模式的時候,低估了整合搜尋的的影響力。

真的,絕對不要小看”搜尋”與”連結/複製”的力量。

傳統的媒體如報章雜誌之所以可以把內容拿來直接賣錢,靠的是專屬的通路和內容的有限量供應,專屬的通路就是接到電視的那條 cable 線和第四台業者,還有那些幫忙銷售報章雜誌的書報攤和便利商店等等。有限量供應指的是各種書報雜誌的發行量都是有限,除非你付費訂閱或是跟別人借來看,不然你無法免費取得這些內容,連電視節目都是播過就沒了,你要重新看就想辦法自己錄下來或是等重播。

在那個年代,內容是有限的,通路也是有限的,一般使用者與媒體的界線相當明顯,使用者沒有自己的通路來供應自己的內容。溝通是單向的,內容的取得也是單向的。

但是接下來,我想大家都猜到發生什麼事了。沒錯,網路來了。

講到網路的力量,必得提以Google為首的搜尋引擎造成的改變。對整個內容產業來說,搜尋產業改變了人們取得內容的方式。現在你只要到 Google 打入關鍵字,幾乎都可以找到你想要的資訊和內容。網路讓內容的取得和派送變成是雙向且是分散式的,使用者不僅僅可以自己派送內容,連帶著也可以決定自己想要取得什麼樣的內容,而且這些內容在網路上是無限量供應的,這對於傳統媒體的衝擊是相當可怕的。

當報社把他們的內容放上網路的時候,鮮少有人想過要打造一個跨企業的新聞平台:任何人可以在上面任意瀏覽、搜尋所有新聞來源的文章,互相比較不同新聞社在不同時間點的報導差異。這通常被認為是Google、Yahoo這類網路業者的事。

然而,正是這點造成了決定性的影響。當新聞內容是可以被搜尋、並依搜尋結果重新排列呈現的時候,遊戲規則就改變了。讀者只要上搜尋引擎,就可以自行選擇要看什麼新聞。換句話說,搜尋引擎變成新世界裡的新聞通路,新聞社只是當中的小小內容提供者。

更糟的是,網路上的資訊太多了。以前報社的競爭有地域性的限制,一家在英國的報社,很難影響到大西洋彼岸的另外一家同業;但如今在網路上完全沒有這個問題,兩家報社之間恐怕只有網址的差異。而且現在還冒出更多的小競爭者,爭相提供個人化的內容;這些人就叫”部落格”。

這顯現出來的結果就是:少了你一家報社,根本沒差。搜尋引擎只不過就把使用者導去另外一家網站。使用者可能根本沒發現今天沒看到你們的新聞。

結果是,Google變成網路上真正的整合通路,新聞業者只是眾多內容供應商的一個。過去,新聞業者(尤其是報社)同時是內容製造與通路商,但是現在他們的角色削減成一個內容製造商,而且跟網路上所有的人一起競爭。

寫到這裡,突然覺得,這可以類比為十年前的音樂產業與Naspter。

當音樂在網路上可以被索引、大量複製的時候,傳統唱片就崩壞了。因為這跳脫了原本的商業邏輯,音樂產業得重新找到應對方法。

同理,當新聞被Google索引、大量連結的時候,傳統報業就崩壞了。原理同上,因為它改變了原有商業遊戲規則。

先別急著挑毛病,音樂與新聞兩者當然有很多個別的產業差異,但以整體”內容產業”的角度來看,當中好些邏輯是相通的。以往無法做”搜尋”的內容,在搜尋系統加入後,使用者取得內容的方式改變了,而原本產業的結構也因此出現裂痕。

抽掉了通路商的身分,傳統報業在這情況下到底遇到什麼樣的危機?

IPTV , MOD , OTT , 免費電視 , 台灣電視 , 網路電視 , 華語電視 , 數位電視 , 衛星電視 , 雲端搜影機 , 機上盒 , 雲端商機 , 新五台創媒 , Tw Cloud Tv , Slingbox , Digizon , 第四台 , 雲端電視

28六月